欢迎登录秦汉文化网
当前位置>>  论文与文献>>


“穿三泉,下铜而致椁”新解

 

作者:朱思红 王志友   来源:《秦陵秦俑研究动态》2003年第1期  点击数:1277

 

 

      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曾这样描述秦始皇陵地宫的盛况:“始皇 初即位,穿治骊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 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其中的“穿三泉”,《史记正义》引颜师古云:“三重之泉,言至水也”。王利器先生主编的《史记注译》认为,“穿三泉”即穿凿三重泉水①。孙嘉春先生认为,“穿三泉”是指 秦陵地宫工程穿透了三层地下水。②王学理先生根据秦始皇陵附近的水文资料,认为“三泉”是实际存在的,是指地下由浅到深的三重透水层。③张占民先生则说,“三泉”是指 第三层地下水,“穿三泉”即是说掘到了第三层地下水④。笔者以为,所谓“穿三泉”是虚指,形容地宫开凿之深,已经穿透了多层地下水。未必真的穿透了三层地下水。但有一点 可以肯定,那就是秦陵地宫在施工过程中确实遇到了丰富的地下水。那么,“穿三泉”到底有多深呢?秦始皇陵附近的水文资料显示,这里的第一层地下水距地表19-27米。⑤孙嘉春 先生考察认为秦陵地区的地下“水位20-60米”。⑥这些水文数据,虽比纯文字理解有所突破,但给人的认识仍然是模糊的。袁仲一先生根据文献和考古材料推测“三泉”之深在23 -30米之间⑦。由于他推测的依据有限,其结论仍需新的证据作进一步的分析研究。

据《中国文物报》报道:2000年考古工作者在秦始皇陵园封土之南内城以内,发现了一道东西向的深层人工沟渠。经考古勘探得知,这一沟渠在秦陵地宫的东、南、西三侧均有分布。 东侧的沟渠北起秦陵封土东西中轴线偏北处,向北延至现封土的东南角;南侧沟渠东端自封土东南角而西折至封土西南部,现封土之下;西侧则由封土西南部向北延至铜车马陪葬坑东 侧封土之下与秦陵西排水井渠相通,总长778米。其中已探明,封土正南沟渠中心处深度为3 9.4米。沟渠上层系夯筑而成,厚21米;下层为青膏泥夯层,厚17米,沟渠底宽9.4米,渠道 南壁呈斜坡状。沟渠内青膏泥夯层细密,透水性极差。⑧报道称之为沟渠,笔者以为不妥,似乎称其为防水、排水设施更确切一些。

秦始皇陵园是一项经周密规划的工程,它具有一个完整而科学的防水和排水系统。这个系统包括陵区地面和地下两个子系统,其中的地下防水和排水工程主要是为了解决秦陵地宫在修 建过程中及其以后的防、排水问题。由于秦陵地宫挖掘之深,地下水不仅给地宫工程的开展造成了不便,而且对建造好的地宫将构成严重的威胁。古代工匠在处理这一问题时,采取疏 和堵的方法,因势利导,巧妙地解决了地下水问题。具体做法是,在地宫工程之初,首先在地宫东、南、西三侧开挖了上述三条沟渠排水,这样可以排走地宫三侧和地宫内的地下水, 为进一步施工创造条件。这里顺便指出一点,当时的工匠为了利于地宫内地下水的排出,在地宫东、南、西三侧开挖的沟渠的深度要有意识地超出地宫的深度。反过来也就是说,秦陵 地宫的深度要小于排水沟渠的深度,即小于39.4米。这是在地宫排水问题上所采取的“疏导 ”措施。当地宫内地下水排到能满足正常施工时,则采取“堵”的方法。将前用于排水的沟 渠以青膏泥等夯筑填实,形成一道防水层,切断地宫东、南、西三面地下水持续向地宫内浸透,使其择势东西而流,这与文献所记“泉本北流,障使其东西流”一致。⑨我们推测, 在地宫北侧也可能有类似的地下排水设施。由于地宫东、南、西三侧开挖有排水的沟渠,事实上也大大降低了地宫北侧的地下水量,结合秦陵的地势特点,可以因势引导北流。

在切断了地宫东、南、西三面地下水之后,秦陵地宫的防水问题是否就彻底解决了呢?答案是否定的,还有地宫内的防水问题需要解决。那么,地宫内部如何防水呢?《史记·秦始皇 本纪》中“下铜而致椁”的记载实际上向人们暗示了地宫内防水的措施。

关于秦陵地宫的防水问题,历代学者的看法基本一致,都曾提到“锢三泉”。如《汉书·贾山传》曰:“下锢三泉”;《汉旧仪》中说:“锢泉水绝之”。但具体到怎样“锢三泉”的 问题上,由于《史记》的记载过于简略,他们对“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却有不同的看法。

《汉书·贾山传》在说秦始皇陵“下彻三泉”之后,进一步具体指出“合采金石,冶铜锢其内,漆涂其外。”意思是说,“下铜”指的是“下铜”以“铸塞”,即以铜浇灌石缝,达到 堵塞地下水的目的。《汉旧仪》载:“锢水泉绝之,塞以文石,致以丹漆。”是说以文石填塞,涂漆防水。这些是汉代人对秦始皇陵地宫防水方法的认识,实际上也可以看作是他们对 《史记》所记“穿三泉,下铜而致椁”的理解。

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渭水注》记载“斩山凿石,下锢三泉,以铜为椁”,一改汉代人所认为的以铜液浇灌,用漆涂抹的方法来堵塞地宫内地下水的认识。不仅如此,它还第一个明确 提出了秦始皇陵“以铜为椁”的观点。现代学者结合考古资料提出了新的见解。孙嘉春先生认为,《史记》谓“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并无“锢”泉之意,两汉以来的史籍,如《 汉书·贾山传》、《汉旧仪》等的记载曲解了《史记》记载的本义。他还说,据此直解司马迁的记载,用铜铸塞三泉,再放下棺椁,是不可能实现的。在他看来,“下铜而致椁”是“ 在陵坑里放下铜、锡、锌等原料,直接浇铸青铜质的棺椁”。[10]马振智先生认为,“下铜”是指用铜液浇铸挖空的木节处,是为了起到防腐的作用。[11] 张占民先生赞同此说。[12]著名秦兵马俑考古学家袁仲一先生指出,“下铜”是指棺 椁以铜饰件加固。或者象凤翔一号大墓的椁木一样,在椁木有疤痕的残缺孔内浇灌锡液塞堵。[13]他的这一看法与马、张二位先生的观点基本一致,可归为一类。

王学理先生认为“下铜而致椁”是放在“穿三泉”之后叙述的,是施工过程中两个先后相接的步骤,并以此认为秦始皇用的是“铜椁”,郦道元说“以铜为椁”是有根据的。[14] 

其实,人们不难发现,《史记》中有关秦始皇陵的记载,语言极为概括,而且有不少省文,只要仔细品味,就会觉得“下铜”与“致椁”完全是两回事。一个“而”字,更是清楚地表 明了“下铜”与“致椁”的前后关系。所以我们认为,“下铜而致椁”,是指下铜以铸塞,然后“致椁”(至于秦始皇是否用铜椁,不属本文所讨论的范畴,故在此暂且不论)。显然“ 下铜”是作为一种“铸塞”的方式,它与椁没有必然的联系,若以此认为秦始皇用的是“铜椁”,那是不正确的(这并不否认秦始皇具备使用铜椁的条件)。

事实上,班固等人的理解是正确的,而当代一些学者则主要由于在秦陵地宫的排水问题上认识有限,以致认为用铜液堵涌泉细流是不可思议的,进而曲解“下铜而致椁”,得出一些错 误的结论。

秦陵地宫周围防、排水设施的发现,证明《史记》所记“穿三泉”是确有其事,有助于人们 正确理解“下铜而致椁”的真实所指,纠正过去一些不正确的看法。而且,有助于人们进一步认识秦始皇陵的地宫深度和封土高度。

 

 

                               

①王利器《史记注译》(一),三秦出版社,1988年11月。

②⑥[10]孙嘉春《秦始皇陵之谜地学考辨》,《文博》1989年第5期。

③[14]王学理《秦始皇陵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12月。

④[12]张占民《秦始皇陵地宫探秘》,《文博》,1999年1期。

⑤高维华、王丽玖《秦始皇陵工程地质述评》,《文博》,1990年5期。

⑦[13]袁仲一《秦始皇陵兵马俑研究》,文物出版社1990年12月。

⑧秦始皇陵考古队《阻排水系统叙述“穿三泉”》,《中国文物报》,2002年3月15日第6版 。

⑨见《史记·秦始皇本纪》《正义》引《关中记》云:“始皇陵在骊山,泉本北流,障使其 东西流”。按:王学理先生在他的《秦始皇陵研究》中认为是秦陵东南的“五岭”大堤阻碍 “泉”北流,我们认为并非如此。首先,“泉”是指地下水或者水源(人们常说的九泉、黄 泉等中的“泉”指的正是地下水),而“五岭”大堤阻挡的是山洪(地表径流);其次,“五岭”大堤引导山洪东折而北流,与“障使其东西流”不合。唯有地宫东、南、西三侧的防水 层可“障”本北流三泉,“使其东西流”,这才合乎情理。

[11]马振智《试论秦国陵寝制度的形成发展及其特点》,《考古与文物》,1989年2期。 

 (作者:秦俑馆考古队副研究员)




分享到:0
点赞
已有评论

评论

 



分享到:0
扫描二维码登录移动客户端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