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青铜大鼎


    青铜大鼎虽出土于俑坑过洞内,但其上下部和四周均为坑顶倒塌下来的五花土,说明鼎原来的位置在棚木上方的填土层中,后因俑坑被焚塌陷而落人坑内。有学者推测,铜鼎属于大型礼器,原应置于陵园的寝殿内,由于秦末农民大起义,守陵人员慌乱中把鼎从寝殿中移出并掩埋于此。对此,袁仲一先生认为,上述推测如果属实,那么移出的铜鼎应不止一件,而且还应有其他铜礼器,但是目前尚未发现其他的铜礼器,因此,此种推测理由不太充分。而棚木下方正好有高举右臂的扛鼎俑,由此推测此鼎可能是百戏表演中“扛鼎”一项的道具,因陶俑无法承受铜鼎两百余公斤的压力,故放置在棚木之上,以为象征。同时,袁仲一先生也指出,这也是一种推测,是否如此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考古发现和探讨。
    青铜大鼎腹部饰有蟠螭(龙属蛇状神怪之物,是一种没有角的早期龙。另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指黄色的无角龙,另一种是指雌性的龙)纹组成的两条宽带纹。蟠螭身体屈曲,相互扭结,左右相邻的蟠螭之间饰有兽面纹。鼎腹部上下两组花纹之间有一周凸弦纹,弦纹上饰有三角形勾连云纹。鼎耳饰有蟠螭纹,鼎足则饰以兽面纹。
    此鼎是目前所见的体量最大的秦鼎,关于它的铸造时代和国别,学术界看法不一。有学者认为它的铸造年代为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也有学者认为它是战国中晚期的作品。对此,还有学者专门就鼎的造型和纹样做了综合考察:首先,鼎的形状加盖后近似球形,蹄足矮,子口内敛较甚,鼎腹较深,这些均是战国晚期秦鼎的特征。其次,在鼎的纹样中蟠螭身躯上填刻的类似卷云式的勾连雷纹、兽面部分填刻的S形阴线云纹,以及两个条带纹之间凸弦纹上的三角形的勾连云纹等,亦是战国晚期秦器物上常见的纹样。此外,鼎的造型深受三晋文化影响,但细部却与晋鼎有别,如鼎腹和足部的兽面纹已完全图案化,条带纹上填绘的纹样也是秦器中常见的纹样,因此有学者认为该鼎应为战国晚期的秦鼎。

青铜鼎足部纹饰



38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4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