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秦二世


    昏庸残暴的秦二世
    胡亥(前230—前207年),是秦始皇少子。秦朝第二代皇帝,在位三年。他继位的时代,秦王朝的社会矛盾已经相当尖锐,有一触即发之势。他是个既昏庸无能又荒淫残暴的少年天子,朝政基本上由宦官赵高掌握。所以,即位以后,隐蔽的社会矛盾迅速公开化,全国动乱,他也被杀。

    一

    胡亥的生卒,史书有不同的记载。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帝第五次出巡,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及胡亥随行。巡游途中,秦始皇帝并死在沙丘平台(今河北巨鹿县东南)。丞相李斯认为皇帝死在外,储君未立,秘不发丧。当时只有李斯、赵高和胡亥等少数人知道。秦始皇帝在病中曾立遗照,让扶苏从驻地回到咸阳继承皇位。遗诏尚未发出,始皇已死。赵高想让胡亥继承皇位,就试着劝说胡亥篡位。开始,胡亥并不答应。他们为此有一番讨论。胡亥害怕“废兄而立弟,是不义也;不奉父诏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才#,强因人之功,是不能也。三者逆德,天下不服,身殆倾危,社稷不血食”。赵高用“汤、武杀其主,天下称义焉,不为不忠。卫君杀其父,而卫国载其德,孔子著之,不为不孝。夫大行不小谨,盛德不辞让”的话打动胡亥。又让胡亥“惟恐后时”,应该“断而放行”,抓紧时机。胡亥在赵高的劝诱下,也出于对自己前途的考虑和对帝位的觊觎,同意并纵容了赵高的阴谋。
    赵高深知,此事没有丞相的帮忙是不行的。于是,他又挑拨李斯与扶苏、蒙恬的关系,从而打动李斯的私心,使他也参与这一阴谋。这样,赵高、李斯和胡亥共同密谋,由李斯出面,假装受秦始皇命,宣布立胡亥为太子,同时伪造秦始皇给扶苏的信,言辞谴责,令其自杀。
胡亥一行急忙赶回咸阳,得知公子扶苏已死,就立刻公布秦始皇的死讯。胡亥在公元前209年,登上秦王朝的帝位,是为二世皇帝。
二世继位后,继续任用赵高为郎中令。他以秦始皇四处巡游为榜样,率文武大臣,先到碣石(今河北昌黎),后到琅#(今山东胶南县琅#台西北),再西南行至会稽(今浙江绍兴),最后由辽都而归。一路上游山玩水,纪功刻石,以显示自己的威风。
    胡亥依靠赵高等人的阴谋而夺取王位,时刻担心宗室大臣及诸公子反对自己,而赵高又一再对他说:“大臣鞅鞅,特以貌从臣,其心不服”。于是,胡亥变下决心杀掉这些人。
    在赵高的指使下,胡亥一伙先从蒙恬蒙毅兄弟下手。蒙氏三世为秦将,屡建战功,在秦朝大臣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当时,“恬任外事而毅常为内谋,名为忠信,故虽诸将相莫敢与之争焉”,这是他们在政治上的极大障碍,必先除之。胡亥遣使者送信到上郡(今陕西榆林),“蒙恬不肯死,使者即以属吏,系于阳周”。以后,胡亥认为扶苏已死,想要释放蒙恬。赵高“日夜毁恶蒙氏,求其罪过,举#之”,竭力劝说胡亥杀掉蒙氏兄弟。子婴闻知此事,急忙赶来劝谏。他用“赵王迁杀其良臣李牧而用颜聚,燕王喜阴用荆轲之谋而倍秦之约,齐王建杀其故世忠臣而用后胜之议。此三君者,皆各以变古者失其国而殃及其身”的道理劝说胡亥,但目光短浅的胡亥从个人私利出发,一味偏信赵高之言,根本听不进这些话,仍然决定除掉蒙氏兄弟。他先遣御史曲宫至代(今河北蔚县西南)杀死蒙毅,后遣使至阳周,令蒙恬自杀。一代功臣就这样惨死在昏君与奸臣的手中。
    秦二世胡亥杀死蒙恬蒙毅后,又把屠刀对准了诸公子和公主。这些公子、公主并没有公开反对胡亥。赵高便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们杀死。先在杜(今咸阳市东),一次就肢解公子六人。公子将闾昆弟三人被囚于宫,待后议罪。赵高怕夜长生变,秘密派人逼他们立刻自杀。后来又在杜肢解公主十人,在咸阳斩公子十二人,公子高提出愿为父皇殉葬,二世“可其书,赐钱十万以葬”。在今陕西临潼秦始皇陵东侧上焦村发现秦代陪葬墓群,共计十七座。根据随葬器物及器物上“少府”铭文,结合死者年龄,推断墓主人可能是被胡亥处死的秦公子、公主,也包括秦始皇原来的近臣。已发掘的八座墓中有七座发现人骨,五男二女,年龄约在20—30岁左右,身、首、四肢互相分离,有一男性头骨上插铜镞一支,另仪女性尸骨完整,但上下鄂骨左右相错,显系缢死。在这一场大屠杀中,李斯为保其宦位,屈从于赵高的淫威,使二世与赵高狼狈为奸,疯狂残害秦宗室大臣及诸公子,屠杀公子、公主共达三十二人,从而创造了秦代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惨剧。
    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四月,胡亥又继续营建阿房宫,“尽征其材土五万人为屯卫咸阳,令教射狗马禽兽”,尽情享乐。咸阳人口骤增,粮不够吃,物不够用,二世又“下调郡县转输菽栗刍蒿,皆令自#粮食,咸阳三百里内不得食其谷”,人民痛苦不堪,怨声载道。秦二世为了行乐又在云阳,修建了纵广各五里的林光宫。就在人民纷纷起义的情况下,二世还为自己修造了菟园,恣意游玩,不理朝政。
    这一年七月,陈胜、吴广起义爆发。使者向二世报告情况,胡亥却认为是谎言欺主,谣言惑众,就把使者囚禁起来。后来,六国贵族纷纷自立,起义声势浩大。二世与三十余名大臣商议对策时,待诏博士叔孙通告诉他:“群盗,郡守尉方逐捕,今尽得,不足忧”。二世听过这些话,竟然很高兴,就真的不再过问此事,仍然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二世二年(公元前248)冬天,农民起义军由周章率领攻打到了戏(今陕西临潼东),大军直逼秦都咸阳。二世这才着急起来,忙与群臣商议。后接受章邯建议,宣布大赦天下,就近武装郦山徒,令章邯统率抵抗周章,起义军败走河南。
    为了全力对付农民起义军,昏愦的二世还下令撤掉守防匈奴的王离军队。令王离为统帅,自上郡出发,渡过黄河协助章邯镇压农民起义军。
    在章邯和王离镇压农民起义军之时,李斯几次上谏,二世不但不听,反而责问李斯:“你居三公高位,怎么会让盗贼如此猖獗?”为了取悦二世,李斯提出“督责之术”,即实行严刑酷法与君主专制结合,李斯认为,只要实行督责之术,君主的位子就能坐稳,百姓也不会反对。这一套“督责之术”,竟然很受二世欢迎。于是“行督责益严,税民深者为名吏……刑者相伴于道,而死者日积于市,杀人众者为忠臣”。
    赵高千方百计蒙骗二世,阻止他与朝臣见面,告诉他:“天子所以贵者,但以闻声,群臣莫得见其面”,并说:“如果在大臣们面前暴露了自己的弱点,就会影响到陛下的威望。所以今后最好不要上朝,由我和侍中习法的人处理政事就行了。这样以来,陛下可以省心,群臣还会称颂陛下的英明。”贪图享乐的秦二世听信赵高的话,从此乐得不上朝,“常居禁中,与高决诸事”。
    赵高为进一步篡权,又开始思考着如何对付李斯等官僚派。他先设计让二世憎恨李斯,后又暗中活动亲信诬告李斯父子有谋反之心。二世一心想着玩乐,根本不理朝政,大事基本上由赵高裁决,对于赵高的谎言,他也深信不疑。这时候,李斯已经无法面见二世,只能上书揭露赵高的真面目,并警告二世:“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被其制服。”二世是非不分,以奸为忠,还认为赵高是贤臣。李斯无法,又进一步戳穿赵高的阴谋,说赵高“无识于理,贪欲无厌,求利不止,列势次主,求欲无穷”。这些话仍然未引起二世的警惕。他还把李斯的话告诉赵高,并让赵高负责审理李斯。
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七年,赵高以谋反罪害死李斯父子,又逼杀右丞相冯去疾和大将军冯劫,除掉了自己篡权道路上的最后一批政敌。赵高升为中丞相,“事无大小皆决于高”,二世完全成为一个傀儡。赵高的弟弟赵成为郎中令,其婿阎乐为咸阳令,秦王朝的朝政大权基本都由赵氏掌握。
赵高欲独断朝中大权,怕有些大臣不服。为了检测人心,便在朝廷上搞一次特殊的“民意测验”。他献给二世一头鹿,却硬说是一匹马,二世笑着说:“丞相错了,这是一头鹿,怎么能说是马呢?”赵高指给左右的人看,并问他们。大臣们有的以实相告,说是鹿,有的害怕赵高,就说是马,有的则不吭声。事后,赵高将说实话的大臣一一加罪,全部处死。从此朝廷内外皆以赵高眼色行事。
    经过了“指鹿为马”的游戏,昏君胡亥依然没有警惕赵高篡权的阴谋,他一直听赵高说“关东盗毋能为也”,就不过问此事,一味只顾享乐。这时,起义声势愈来愈大,刘邦已进入武关。赵高暗中派人送信给刘邦,表示灭秦后愿中分天下,但是他又害怕二世责怪自己,几一直不敢上朝。恰好二世梦见白虎吃掉自己的左骏马,心里很不高兴,占卜说是泾水神作怪。二世就搬到望夷宫中斋戒祭祀,又不断地催问关东盗贼之事。赵高因恐惧而决定杀掉二世令行新主。于是,他就同赵成、阎乐商议,指使咸阳令阎乐到望夷宫,先解除宫内卫兵,,然后上楼逼迫二世自杀。直到这时,二世才如梦初醒,急忙回头看左右侍从,只见众人吓得四处逃散,只有一个宦官紧随自己,不敢离去。二世就训斥他,埋怨他为什么不早告诉自己。宦者说:“臣不敢言,故得全。使臣早言,皆已诛,安得至今?”二世急忙求见丞相,不允许;求当一郡王,不允许;愿为万户侯,不允许;愿与妻子为黔首,也不准,无奈,只好自杀。
    秦二世死后,赵高以黔首之礼草葬二世于杜南宜春苑中。今西安市东南曲江村有秦二世墓,墓高不过六米,墓底直径不到十米,墓北有一残碑,给人以凄凉、萧条的感觉。
    昏庸残恶的秦二世,一生恣意行乐,骄奢无度,纵欲好杀,宠信奸佞,从而导致众叛亲离,身死国灭。他到死也没有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一地步,后人却从他亡国的历史教训中得到了一些后示。司马迁说:“胡亥极愚,郦山未毕,复作阿房,以遂前策。诛斯、去疾,任用赵高,痛哉言乎!人头畜鸣”。太史公哀叹胡亥空有人头,是非不分,忠奸不辨,以至亡国。
    贾谊在《过秦论》中有一段精辟的论述,他说:“今秦二世立,天下莫不引颈而观其政。夫寒者利短褐,而饥者利糟糠,天下之嗷嗷,新主之资也。此言劳民之易为仁也。”指出二世没有即时改变政策。反而把秦始皇的暴政发展到极点,使得:“奸伪并起,而上下相循,蒙罪者众,刑戮相望于道,而天下苦之”。
    昏君胡亥用自己的专横残酷堵塞了忠臣进谏的道路,致使自己一再被奸佞蒙蔽,结果至死不悟。李斯曾痛心疾首地说:“且二世之治岂不乱哉!日者夷其兄弟而自立也,杀忠臣而贵贱人,作为阿房之宫,赋敛天下,吾非不谏也,而不吾听也”。贾谊也说:“当此时也,世非无深虑知化之士也,然所以不敢进忠拂过者,秦俗多忌讳之禁,忠言未卒于口有身为戮没矣。故使天下之士,倾耳而听,重足而立,#口而不言”。
    胡亥自幼深居宫中,专宠娇惯,幼稚任性,又跟从赵高学习狱法。继位后宠信赵高,对赵高的话言听计从。他深信“凡能为贵有天下者,得肆意极欲,主重明法,下不敢为非,以制御海内矣”,一味追求享受,不思改过,满以为凭借着“督责之术”,严刑峻法,就能使臣下俯首贴耳地供其役使,黔首心甘情愿地供其奴役,他也能恣意游乐,常保江山。
    大凡阴谋家为窃权弄势,总是希望有一个可以随便驱使,任意蒙骗的皇帝,胡亥正是这样一个人。赵高看准了这一点,才不惜摇唇鼓舌,费劲心机地实行沙丘政变,把胡亥扶上帝位。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胡亥一登基,极尽行乐之能事,四处巡游,大兴土木,滥杀无辜,不理朝政。胡亥的每一次行动都在赵高的掌握之中,他的每一项措施有都是由赵高制定的。可以说,胡亥从登上帝位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将成为赵高手中的傀儡,也注定了他日后的悲惨结局。因为野心家之所以扶持一个傀儡上台,无非是暂时需要一个替代物而已,一旦时机成熟,就会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傀儡,自己取而代之。
    秦始皇本想让帝位从二世、三世一直到千千万万世,传到无穷尽,没想到秦王朝刚刚运行到二世就灭亡。明代文学家齐之鸾有诗曾说:“金泉已锢鲍鱼枯,四海郦山夜送徒,牧火燎原机械尽,祖龙空作万年图。”明人林弼在题《秦皇庙》诗中评价秦皇父子的功过,也曾说:“早知二世无多祚,崖石书功不用磨”。
    秦始皇在世时,没来得及立嫡,及至临死才留下遗嘱,告诉扶苏:“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但这时已经太晚了,野心家正紧锣密鼓地策划着一个阴谋,结果胡亥上台。
    胡亥自幼得父母宠爱,娇生惯养,没有经历过其先祖创业的艰难,又接受的是赵高的狱法教育,常年生活在宫廷中,接触到的无非是权利争夺和纵欲享乐。这就形成他的贪婪、残忍的性格。他在能力上平庸不堪,但在追求权力上却又有无止的欲望。秦王朝至其而亡,理固宜矣。
    胡亥的现象是在秦王朝待定的历史文化条件下产生的。始皇帝的急法任刑,造成了大臣#口不谏,也造成了李斯一类大臣的“阿顺苟合”,更培植了一批如赵高一样的阴谋家、两面派和野心家。始皇谢世,二世登隆,幼失佳辅,长无良弼。在这样一群大臣之中,忠言不进于朝廷,谗言日闻于耳畔,朝政腐败,百姓蒙蔽,其不亡何待?班固指出,秦王朝的衰败,是秦皇父子两代积累而成的。“俗传秦始皇起罪恶。胡亥极,得其理矣”。
    秦二世胡亥作为一个昏君,一个暴君,一个亡国之君,其亡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他登基之时因为各种矛盾已经尖锐化,权臣部分掌握了朝政大权,而他却没有及时改变统治政策,也无力剪除权臣,加强皇权,反而继续劳民伤财,纵欲享受,以奸为忠,最后自取灭亡。他的悲剧,既是历史造成的,也是他自己造成的。唐代诗人周昙在《咏史诗.胡亥》中这样写道:


 


33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4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