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秦韩宜阳之战


   秦西得巴蜀,东控崤函以后,国富兵强,下兵三月、攻韩宜阳的条件随机也成熟了。这曾是张仪早先为秦惠文王谋划的东进战略,即《史记·张仪列传》所说的:‘亲魏善楚,下兵三川,塞什谷之口,当屯留之道,魏绝南阳,楚临南郑,秦攻新 城、宜阳,以临二周之郊,诛周王之罪,侵楚、魏之地。周自知不能救,九鼎宝器必出。 据九鼎,案图籍,挟天子以令於天下,天下莫敢不听,此王业也。’
    秦惠文王实施先伐蜀,后伐韩战略,但仅完成了前者,没来得及实施后者便去世了。
    秦武王继位后,决心夺宜阳,控周室,实现兵出三川的梦想。
    宜阳是韩国西部的军事重镇,地处崤山南路,洛河北岸,是守卫三川的战略要地。
    秦欲伐韩,先交魏、楚,以取得外交上的配合与支持。武王元年,与魏会应。同年还派甘茂、向寿出使魏国,与魏缔结和约。四年,又派大臣冯章南使楚国,虚言诱骗楚怀王说,秦伐韩宜阳时,楚若保持中立,秦将把汉中之地归还于楚。楚怀王又次上当受骗,答应了秦使的请求。同年武王还与韩王会临晋,目的大概是想让韩主动献出宜阳,达到不战而服人之兵的目的。韩王当然不从。于是秦武王即命甘茂为主帅起兵攻韩。
    公元前308年秋,甘茂率秦军一路经潼关进入河南西部丘陵山地,沿黄河南岸经函谷关、陕城抵达崤山,然后沿崤山南路循雁翎关河、永昌河、洛河东南行,跋涉千里终于抵达宜阳城下。
    宜阳作为韩国西部的军事重镇,北通韩上党地区,东通二周,是韩国的西方门户,门户如果洞开,韩国必然处于危亡量夕之中。因此,韩必将以重兵死守宜阳,确保其西方门户的安全。另外长期以来,韩在上党、南阳地区的财物均积储在宜阳城内,人众财丰,物质基础雄厚,更使宜阳成为易守难攻之城。甘茂说宜阳’名为县,其实郡也’[80]这些都注定秦、韩宜大战必然是一场恶战。
    秦大军兵临宜阳城后,主帅甘茂迅好指挥秦军猛攻宜阳城池,秦军连续组织了三次强攻,均被韩守城军工打得大败,致使秦军死伤惨重。这时楚又叛秦合韩,使秦武王很是恐惧。甘茂深知楚人秉性,他对武王说,楚虽与韩联合,但不会为韩氏先战,韩亦害怕与秦战时楚乘其后。因此韩、楚两国必然互相防范。使甘茂忧心的倒是宜阳久攻不下,国内政敌必乘机攻己。果不其然,甘茂历时五月而没攻下宜阳城,左相樗里疾及大臣公孙山 在武王面前诋毁甘茂。甘茂说’息壤在彼’。武王于是又复征国内之兵,增援甘茂,继续攻韩。
    甘茂重整旗鼓,激励士气,下死令军中:’请明日鼓之,而不可下,因以宜阳之郭为墓’,并拿出私钱,’以助公赏’[81]。次日,秦军将士个个怀必死之志,从从抱立功之念,猛攻宜阳城,终于攻克这一军事重镇,杀敌六万。
    宜阳战后,秦军又乘胜渡过黄河,攻取韩之武遂(今山西临汾市西南),前在其地修筑城池,作为秦军占领河东的战略基地。
    宜阳大战,给了韩国一次沉重的打击。既夺韩西方门户,又斩断了韩通往上党之路。取韩武遂地,进一步迫使屈服于秦。
    制服韩国,亦是秦连横外交政策的一个胜利。韩处秦之东、楚之北,秦要攻楚,必然要利用韩来牵制楚。确实,在秦与楚的较量中,大都有韩、魏助秦攻楚,否则秦、楚相争谁胜谁负将很难预料。
    另外,秦得宜阳,控制了崤山南路,等于在函谷关外又建立了一个重要的战略基地。而秦以此为桥为堡,进军中原就更为便捷,统一战争的步子也将大大加快。
    秦与韩、魏的伊阙之战发生于秦昭襄王十四年(前293年)。作战地点是在韩新城附近的伊阙山(又名阙塞山或龙门山,在今河南省洛阳市南)下。秦在武王时已占领宜阳。宜阳位于崤山南路,时崤山北路新安、渑池及伊洛地区其它地方还为韩、魏据守,这些地区战略位置也十分重要,它在西边为崤函诸山,南为伊阙之山,东为嵩山山脉,北为滔滔黄河,由此形成一道道天然屏障,韩都新郑,魏都大梁即在此地区之东。春要进一步东进中原就必须首先控制占领这些地区。而韩、魏要保其西部国防安全,也必然倾其国力死保其地。
    秦武王在位日短,仅把秦国战线推进到崤山南路便去世了。秦昭襄王在位时,秦国实力已十分雄厚。于是,昭襄王便想凭借强大的国力,进一步加速统一战争的步伐,并把秦国战线不断向东推进。因此决定大举用兵韩、魏。
    公元前300年-前298年(昭襄王七一九年),秦连年对楚用兵,在打南海削弱了楚国之后,又把兵锋指向韩、魏。
    昭襄王十二年(前295年),派老将司马错攻魏襄城(今河南方城县北)。十三年(前294年),派亲信向寿为主将伐韩到武始(今河南省洛阳市西,崤山之北)。派左更白起攻取韩新城(今河南省洛阳市南)。同时还派兵北攻魏解邑(今山西省解县),直接威胁魏故都安邑的安危。这时韩、魏两国深感秦国的威胁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于是决定联播御秦,并夺回新城,再进而夺回宜阳,以阻止秦军继续东进。
    昭襄王十四年,韩僖王派公孙喜为主将,魏也派将军武为帅率兵助韩攻秦,各率大军向秦新占的新城一路杀来。秦相穰侯乘机向昭王推荐白起代向寿为主帅,准备迎战韩、魏联军。
    白起为秦国一代名将,长于因敌设谋,善于出奇制胜,白与与秦相穰侯的私交不错,他的杰出的军事才能也深得穰侯的赏识,所以穰侯力荐白起为秦军主帅。
    战前白起认真分析了敌情,他认为韩、魏联军虽盛势而来,但貌合神离各怀私心,相较之下,韩失新城,亟待收复,是为己而战,故士气也较高;魏为援韩而战,其首鼠两端必无坚战之意。加之伊阙山下有利的地形条件:两山相对而望,其间道路狭窄,伊水历其间而过。白起于是决定采取避强击弱战术。他指挥秦军绕道韩、魏联军后部,先以一小部分兵力迷惑韩军,然后以主力精锐猛攻魏军,魏军在秦军出其不意的强烈攻势下溃不成军,争相逃命。韩军见魏军溃败,军心大乱,遂全线崩溃。秦军趁势乘胜逐北,把韩、魏联军逼进伊阙山下的狭隘地段,一举歼灭敌人二十四万俘韩将公孙喜,取得了伊阙大战的全面胜利。
    伊阙之战是战国中期以来秦野战史上杀敌数量较多的一次战役,颇具战略决战意味,同理这也是一次以少胜多的战役。
    这次战役再次显示了白起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他的避强击弱、’专军并锐、出其不意’[83]的战略战术思想在这次战役中得到了充分地展示。战后,白起以军功升为国尉,成为秦国的最高军事长官。
    伊阙之战,大量消灭了韩、魏两国的有生力量,削弱了两国的实力,从此韩、魏一蹶不振。秦军则乘胜转战魏、韩的河东地区,遂使韩、魏一败再败,痛失河东富庶之地。


27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4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