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秦灭巴蜀之战


    秦与巴蜀的交往始于春秋中期的秦穆公时期,当时秦、旬两国的民间贸易很频繁,由此秦人也早已耳闻目睹了巴蜀的富庶与繁华。秦秋战国之交,秦开始有向南发展图谋巴蜀之意,但直到惠文王时代,兼灭巴蜀的机会才终于来临。
    惠文王后元九年(前316)年,巴蜀两国发生争端,各派使节前来秦国求救,当时秦在东方正受韩国侵逼,是伐还是伐蜀,秦惠文王拿不定主意。于是,就从此事让群臣公开讨论于朝廷。当时,以张仪为首当其冲的一批从关东来的大臣主张先伐韩,认识韩才是天下诸侯所必争的战略要地;对蜀地情况深有了解的秦国青年将领司马错等则认为伐蜀有利于从根本上解决秦地小国贫的总是问题,而且将为以后伐楚打下基础。秦惠文王最后决定采取司马错的意见,先灭巴蜀后伐韩国[67]
    公元前316春秋,秦惠文王任命司马错为主帅,大夫张仪、都尉墨为副将率大军伐蜀。
    蜀王闻秦国大军将至,亲率蜀军精锐至葭萌(今四川广元老昭化)阻击秦军,结果被秦军杀得大败。只好率残兵败将退守武阳(今四川省彭山县东北),后又被紧追不舍的秦军打败。蜀王死,其残余又拥戴蜀王太子、相、傅退至逢乡(今四川彭县附近),被秦军全部围歼在白鹿山下(彭县西北),蜀开明氏遂亡。
    公元前316年10月,秦军全部略定蜀地,并乘势灭巴。
    略定巴、蜀以后,秦在其地置巴、蜀、汉中三郡,分其地为三十一县。并在成都(今四川成都市)、临邛(今四川邛崃县)、郫(今四川郫县城北)、江州(今四川重庆市)、阆中(今四川阆中县)大筑城池作为秦镇守巴蜀的战略据点。
    史载,秦对巴蜀采取分而治之的方法,在巴地设郡,但仍保留其部族首领。在蜀地既设侯、相、又设郡守。
    秦武王二年(前309年),蜀相陈壮谋反,杀蜀侯通国。秦派司马错、甘茂、张仪再次领兵前往蜀地平乱,杀陈庄。明年,秦又封蜀侯子恽为新任蜀侯。
    秦昭襄王六年(前301年)蜀侯恽又密谋策划反秦暴乱。秦昭王命司马错三人蜀地平息叛乱。司马错不负王命,很快平定蜀地,蜀侯恽夫妇自裁,其大臣郎中令等二十七人被诛杀。秦又封其子绾为蜀侯。昭王二十二年(前285年)秦又怀疑蜀侯绾有谋反迹象,因此诛杀倌。从此秦在蜀侯废除侯、相制度,只置郡守,同于内地。经过三代君臣三十一年的共同努力,秦终于稳定了在纠蜀的统治。
    秦灭巴蜀以及对巴蜀的成功开发,使巴蜀越来越成为秦进行统一战争的重要战略基地,其一:巴蜀地区丰富的人力、物力资源为秦所用,使秦从此国富、兵强。更增强了同六国抗衡的经济与军事实力,改变了秦与山东六国的力量对比。其二,秦得巴蜀对楚形成了战略包围态势,正如司马错所言’得蜀则得楚’[77]也。巴蜀处于楚之西,居高临下,其势如拊楚人之背。《史记·张仪列传》记张仪对楚怀玉说:’秦西有巴蜀,大船积粟,起于汶山,浮江已下,至楚三千余里。大舫船载卒,一舫载五十人与三月之食,下水而浮,一日行三百余里,里数虽多,然而不费牛马之力,不至十日而距扦关警,则从境以东尽城守矣,黔中、巫郡非王之有。秦举甲出武关,南面而伐,则北地绝。秦兵之攻楚也,危难在三月之内。’后来的事实正如张仪所料,秦军正是兵出两路:一路由司马错、张若从巴蜀顺江而下,一路由白起出武关破楚鄢、郢,从而决定了楚国一蹶不振的衰败命运。


22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5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