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千里袭郑,兵败潇函


      春秋中叶,列国中最为强大的诸侯是楚、晋两国,起初,齐国称霸天下,齐桓公死后,齐国稍衰,晋楚展开了长期的争霸战争。
     晋公子重耳在外流亡长达十九年之久,其间秦穆公曾善待重耳,并嫁女儿怀嬴给重耳,用以拉拢利用重耳,后来派部队护送重耳回国夺得政权,是为晋文公。
     晋文公文韬武略冠盖当世,即位一年便整饬纲纪、任贤使能、发展农桑,很快便扭转多年来国内混乱局面,举国上下团结齐心,凭借晋国原有实力,很快成为北方各国领袖。秦穆公虽具雄才伟略,但因国力和地理等形势限制,只能跟随晋文行动,在中原争霸中扮演配角,主角始终由晋文公充任。
     公元前628年,郑文公和晋文公相继死去。这年冬天,秦留在郑国戍守的杞子等三将军派人密报秦君:’郑人让我们掌管北门的卫戍权力,若暗中派兵来偷袭,郑国便可到手。’[9]秦穆公也认为时机不错:晋、郑两国君主新亡,新君忙于治丧,杞子等将又可为袭郑内应。于是,丧失了昔日的冷静头脑和长远目光,决定千里偷袭郑国。其实此行未战注定秦军命运,试想舍近袭远,纵得亦不能守。孤军千里,若被晋、郑觉察后果不堪设想。行军千里又怎能人不知鬼不觉?
     这里有必要简述战场地理环境。自秦都雍城(陕西省风翔县境内)到郑都城(河南新郑)约距一千五百华里,中间必经桃林塞和崤函等天险地区。桃林在今陕西潼关县港口镇。所谓崤函地区,即西起桃林东至渑池,全长约三百二十华里的地段,这里大山中裂,绝壁于仞,有路如槽,深险如函,故谓之函谷,这一带路段骑不能并辔,车不可方轨。秦军此次远征艰险可见一斑。次年春二月,秦军通过崤函抵达滑国(河南省偃师东南)境内。遇上郑国贩牛商弦高,他识破秦国袭郑意图,于是杀牛十二头犒劳秦兵,并说自己受郑君委派,特来慰劳孟明视等人果然中计以为袭郑之举已经被郑国识穿,一时进退失据。弦高又暗中派人急速向国君报警。郑国新君闻讯,首先采取措施防范杞子等三将,派人查看他们的动静,发现正在整顿装备,砺兵秣马。郑伯於是使人向秦将告别说:’你们久住此地,敝邑可供应你们的粮草牛马已桔褐了,现在你们就要走了,郑都城北方有个原圃,君等可去那里猎取麋鹿供食,缓解敝邑的困难,怎么样?杞子等闻言知阴谋败露,不敢回秦国,分别逃向齐国和宋国。
      驻滑的秦将孟明视得报深为震惊,秦军孤军深入,供给困难,难以持久,加之兵力单薄,既已失去内应再贸然进军毫无胜算。他说:’郑国已有准备,袭击已没希望,现在攻之不克,围之无援,我们还是撤回吧’诸将不甘无功而返,顺道歼灭滑国,满载战利品东归。
另一方面,晋国获悉秦兵越过本国领土东侵的战报非常震怒。晋襄公采纳先轸意见,命先轸为将,晋君亲督三军戴孝出征,并联居住在崤函附近的姜戎协同作战。春末夏初,晋军先抵达崤函地区,控制东西两崤,占领崤谷两侧高地切断山间通道,全军完成伏击准备,只等秦军进入伏击圈后切割围歼。
      四月十三日,西归秦军到达崤函,车辆载重行军缓慢,进入崤函狭窄小路,队伍愈益拉长。孟明视自知秦军早已暴露,指挥甚为谨慎,为防万一,把全军分为前后四队,每队相距二里,逐次前进。晋军在东崤与敌遭遇,佯败西逃诱敌深入。秦军唯恐前队有失,后面三队兵迅速跟进,很快进入晋军天罗地网。晋军与姜戎忽然从两边山上出击,秦军队伍过长首尾难以相顾,无法统一指挥,全军大乱。晋军居高临下占尽地利优势,加之扼阻东西崤进退要道,秦军四面受敌,全军被歼,孟明视三将被俘,崤函战役结束。这是秦秋时期秦军第一次大败。从战略全局高度分析,此战并没有真正赢家。秦贪一时之利导致全军覆没,战役失败之外,更与强晋为敌,使秦在以后岁月不得不全力对付晋国,两国相争两败俱伤,给南方楚国以北进中原的可乘之机。晋襄公激于一时义愤,放弃晋文公联秦制楚战略,迫使秦国战后不得不联楚坑晋,当时楚国实力略强于晋,晋以一国之力与秦、楚两强为敌,陷入两面作战的困难境地,不能全力与楚争夺中原,对自身在中原的发展非常不利。此后秦、晋战伐频繁,楚国趁机在中原及江淮获得长足发展。


31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4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