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韩原战役


    韩原战役是春秋中叶,秦晋间爆发的第一场规模较大的战争。此战是秦穆公东进战略与晋国自身利益相矛盾的产物。直接导火线则源于晋惠公背信毁约。
    其背景须从晋王室的王位争夺说起。晋献公在王位继承问题上处置不当,酿成宫廷流血斗争。世子申生含冤自杀,公子重耳与夷吾处境险恶被迫外逃。公元前654年夷吾逃到与秦国接壤的梁国(地当今陕西省韩城市南)。
    二公子出逃后,公元前651年晋献公卒,王室纲纪紊乱,弑杀不已。献公宠妃所生的公子奚齐、卓子先后即位,又相继被大臣所杀,再次出现权力真空,国内大臣在迎立重耳、夷吾的人选问题上争执不下。夷吾闻讯忙馈赠厚礼予秦,请求穆公助一臂之力,并许诺事成割让大片土地与秦。夷吾得秦军之力继承晋国君位,是为晋惠公,但旋即反悔背约不予地于秦。晋惠公许诺割上述之地也是无奈之中的权宜之计,很有可能是双方讨价还价的结果,因为秦国急需得到这些战略重地。此后晋惠公从国家利益着想背信弃义拒绝割让上述战略要地亦在情理之中,但此举在道义上已失一着,使秦大为不满,两国关系出现裂痕。事情并不至此为止。惠公回国四年,即公元前647年,晋国谷物歉收,冬天发生饥荒。晋派人向秦求援,秦君臣以政治家的远见卓识和博大胸怀,不计前嫌以德报怨,大批粮食源源不断运抵晋国,此举声势浩大,史称’泛舟之役’。次年冬,秦亦饥馑,自然求救于晋。晋廷两派为此激烈争论,最后惠公采纳反对派意见,拒绝援助,并认为这是削弱秦的大好时机,决定积极备战乘虚攻秦。
    对于晋一再忘恩负义,秦君臣义愤填膺。穆公也决定备战伐晋。次年,即公元前645年,秦收成较好,国内安定。此年为,在晋即将举兵攻秦之际,穆公先发制人,亲率大军伐晋。秦军士气高昂,连战连捷,晋军三败退到韩原(山西省河津、万荣二县间)。
    韩原离晋国都并不太远。晋惠公急忙召集群臣商议对策:’敌人深入国境,该怎么办呢?’大臣中庆郑是去年极力主张助秦度荒者,意见未被采纳未免心存积怨,这时便讥讽道:’君主你让他们深入的,我们能怎样呢?’惠公大骂’放肆无礼’。形势严峻,惠公决定亲自出征,并免掉庆郑车右职务。
    九月晋大军进抵韩原。将军韩简受命侦察敌情,他归来报告说:’秦军人数比我军少,但主动请战的人却是我们的两倍’。惠公不解,他又解释说:’您出逃在外得到秦的资助,能回国继位是因为秦宠信,有了饥荒吃他的粟米,三次给我们恩惠而没报答。现在又来攻打他们,我军懈怠,秦军奋发,斗志相差一倍还不止啊。’晋君毫不在意,派韩简递挑战书,准备开战。韩简已预感战败无疑,他说:’如果我能当俘虏就是幸运了。’言外之意,不战死就是大幸。
    十四日;两军在韩原展开激战。秦军斗志昂扬奋勇作战,晋军兵多势众亦不示弱,一度反而占了上风。晋军凭兵力的优势将秦军分割包围。韩简所部截住穆公战车,穆公受伤处境危险随时有可能被俘。与此同时惠公驾驶不听调教的四匹郑国产战马,战车陷入泥潭之中,适逢庆郑战车驶过,他大呼庆郑救援,庆郑此时竟任性斗气置君臣大义与国家利益于不顾,把惠公冷嘲热讽一顿,驰车而去。庆郑见到韩简等将士,便大呼,让他们快去救主,韩简只好舍穆公而去救晋君。战场变化莫测,晋惠公反而被秦俘虏。最高统帅被捉,晋军顿时溃乱,秦军大获全胜。
    韩原之战,秦胜晋败在某程度上是必然的结果。晋国三次负恩失理于前,在舆论道义上处于不利,对士气有较大的影响;秦军战略上后发制人,战术上先发制人,受辱复仇,师出有名上下同心斗志高涨,孙子亦云:’上下同欲者胜地。’[4]反观晋军,君臣离心离德,文臣武将缺乏必胜信念,埋下失败种子,庆郑的举动,韩简的悲观就是力证。《孙子·谋攻》说:’以虞待不虞者胜’,晋军虽早已谋划攻秦,但军事准备很不充分,竟然三战皆败致敌深入国境,才仓促调集大军阻击,秦军驻扎韩原,以逸待劳,各项准备必然比晋军充分得多。第三,两国统帅军事才能相去甚远,一方是文治武功盖世的霸主秦穆公,一方是刚愎自用缺少韬略的晋惠公。
    此战并未改变秦晋间力量的对比格局,秦虽趁晋危难之际占领河东,但仍缺乏足够力量长期占有这一位于晋腹心的战略要地,因此,一年多后,’晋太子圉为质于秦,秦归河东而妻之。’


26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5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