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出土兵器介绍

青铜剑(一号俑坑出土)

    左剑出土于一号俑坑T19方八过洞。通长93.8厘米,身长72.2厘米,最宽处3.2厘米。右剑出土于一号俑T2方一过洞。通长92.8厘米,身长71厘米,最宽处3.2厘米。两剑的形制相同,剑体长而窄薄,中部起纵脊,近锋处束腰。出土时,首、格、、鞘附件齐全。特别是剑通体光亮,刃锋锐利。经检测,剑表面经过铬盐氧化处理。中国在两千多年前就发明了这种先进工艺,堪称冶金史上的奇迹。

青铜铍(一号俑坑出土)

    出土于一号坑T2方三过洞。为长兵器。铍体形似短剑,两侧六面,茎体扁平,后部有孔,用以穿钉固柲。茎与身一次铸成,铍格为附件。铍首长35.45厘米,茎长11.6厘米,出土时木柲已残。刻有十五年寺工”铭文,茎上刻有“十六”等字。“十五年”为秦始皇纪年,“寺工”是中央主造兵器的官署机构,“”是工师名,“”是实际生产者的名字。

青铜铍(一号俑坑出土)

    出土于一号俑坑T2方二过洞。形制与上图同。铍首长35.3厘米,身长23.9厘米,最宽3厘米。出土时残存木柲,柲上髹漆,并有彩绘。通柲长372厘米,柲径3.5厘米。铍上刻有“十六年寺工造,工”、“寺工”、“子五九”等铭文。铍体有自然分布的天然花纹,呈云头状。这些花纹既非铸成,又不是刻划。因为花纹仅在器表,而表层下不见纹样,表层上又不见刻划痕,和器表的金相组织融为一体,据推测是采用化学方法处理形成的。秦俑坑已发现铜铍16件,可以订正把铍误视为短剑的错误。

青铜金钩(一号俑坑出土)

    出土于一号坑东端长廊部分。钩体如弯曲的镰刀,分身、柄两部分,一次铸成。钩身齐头,截面作枣核形,对开两刃。柄系实心的椭圆体,通长71.2厘米,宽2.3~3.3厘米。

    金钩是春秋时期流行于吴越地区的一种短兵器,称之为“吴钩”,是一种仪卫性的兵器。

青铜戟(戈、矛联合体一号俑坑出土)

    出土于1号坑T10方六过洞,属长兵器,为戈、矛的联合体。戈头为长胡四穿,弧援,刃内。戈通长26.7、援长16.7、胡长12.5、内长10厘米。出土时有柲和铜。柲为木质(已朽),通长288厘米。戈、矛间距25厘米。戈的内部刻有“四年相邦吕不韦造,寺工、丞我、工可”、“戟”、“寺工”、“文”等铭文。

  •   

青铜矛(一号俑坑出土)

    一号坑T10方八过洞出土。为长兵器。通长15.4、叶长10.7、宽3.2厘米。长4.7、口径2.3×2.9厘米。体内中空,只有锋部长1.5厘米的一段为实心。通体宽扁且直,体的中部起脊,脊两侧各有一道风槽,直刃前聚为锋。椭圆筒形骹,骹之两棱同锋刃对直,两侧有钉孔。制作规整,表面光洁,刃锋锐利。骹部刻有“寺工”二字。

青铜矛(一号俑坑出土)

   一号坑T10方七过洞出土。长兵器。通长17.6、叶长11.6、宽3.6、骹长6、口径3×2.4厘米。通体中空,惟锋部长2厘米的一段为实心。骹上刻有“寺工”两字。制作规整,锋刃锐利。

铜弩机(一号俑坑出土)

    一号俑坑已出土铜弩机158件,无郭,素面。出土时有的仍在弩的残臂上,大多数仅见弩机不见弩臂,铜弩机由望山、悬刀、牙、栓塞等部件组成。机件大小基本相同,只有悬刀的形制和大小略有差异。此弩机悬刀呈长方体,上端稍向前弯,下端平齐。通高16.1、悬刀高10.4。宽2.1、厚0.9、望山高8.1、牙高4.3厘米。栓塞一长3.6厘米,另一长3.25厘米。弩机为安装于弩臂后端的机械装置。

铜殳(三号俑坑出土)

    三号坑共出土铜殳30件。殳是一种锤击武器,本为战车上的五兵之一。到春秋战国时期,弓弩、戟、矛、戈等成为作战的主要兵器,殳只作为一种仪卫的兵器。均为圆筒形,首呈三角锥状,长约10.5厘米,径2.3~3厘米,深8.9厘米,用以装柄。此殳为一种有棱无刃、安装长柄的仪仗兵器。

铜镞(一号俑坑出土)
    迄今为止,一号俑坑出土铜镞约40000余件,除2件铁镞、4件铁铤铜镞外,其余均为铜铤铜镞。铜镞是配合远射程兵器弓弩使用的。铜镞可分为大小两种类型。首呈三棱形,刃首的断面呈三角形,底有九边关。铤为圆形或三棱形。镞通长9.1~19.1厘米,其中首长2.6~2.8厘米,关长0.4~0.6厘米,挺长15~16厘米。镞首与铤接铸一起,铤上缠有麻丝插入苛内。三个棱脊的长度几乎完全相等,显示了工艺的精确和水平的高超。

    下图为铜镞出土时原状。


60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