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震惊世界的重大考古发现

            ——秦始皇陵兵马俑


(三)兵马俑军阵

    古代作战非常注重阵法。春秋以前主要以车战为主,到了战国以后,作战时不仅用战车,还有步兵和骑兵,阵法的编组和运用比较复杂。《孙膑兵法》总结了战国时期战斗队形编列的经验,为我们列举了当时的十种作战阵法,如方阵、圆阵、疏阵、数阵等。但是令人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天我们已很难了解这些阵法的具体编列。

    秦始皇陵兵马俑坑的发现和发掘,使我们有幸亲眼目睹了秦军车千乘、骑万匹的强大军队阵容,为我们研究秦代军阵编列提供了翔实的资料。

    1.组织严密的1号坑军阵

    1号兵马俑坑坐西面东,呈东西向的长方队形,(图三)其编列方法:

    1号俑坑东端的长廊内,排列着3排横队立俑,每排68个,共计204个。这些陶俑中除3个为重装步兵俑外,其余皆为身着战袍、腿扎行縢、免胄束发、背负矢 箙、手执弓弩的步兵,组成了1号俑坑军阵的前锋。

    1号俑坑左右两侧的边廊内(即第111号过洞),排列有两队步兵俑,其外侧的一队呈东西向横队排列,分别面向南、北。这些武士俑多穿铠甲,均持弩。正所谓“材士强弯,翼我左右”,是整个方阵的两翼。在1号俑坑西部的长廊内,还有由三列重装铠甲俑组成的后卫部队。这三列陶俑呈南北向横列,其中两列面东,一列面西。侧翼和后卫部队的合理配置,其目的在于防止敌人从两侧及后面的袭击。而在侧翼和后卫部队的护卫下,就是整个军阵本体。

    1号俑坑的本体部分步兵俑身着铠甲,手执戟、铍、矛、戈等长兵器,显然就是“科头,贯颐奋戟”的“虎之士”。车兵与步兵协同作战。

    此外,1号俑坑的作战单位和各兵种的位置几乎完全对称,纵向排列井然有序。充分展示出1号军阵是一个锋、翼、卫体齐备、组织严密、排列有序的长方形军阵,即古代兵书所谓“前后整齐,四分好绝”的“方阵”。

    2.车、步、骑兵混合编列的之号坑军阵

    2号兵马俑坑平面略呈曲尺形,总面积约6000平方米,有陶俑、陶马1300余件。2号俑坑是由四个相对独立又密切关联的军事单元组合而成。

    第一单元是由弓弩步兵组成的方阵。根据试掘出土的陶俑判断,第一单元内共有弩兵俑332个,排列成一个方形的军阵。整个军阵可分为阵心、阵表两部分。阵心由八路面东的身穿铠甲的蹲跪式步兵俑组成,每路20个,共160个。方阵的四周是由立式的步兵俑,即立射俑组成的阵表部分。其前部的步兵俑排成两排面东的南北向横队,每列30个,共160个。而方阵的左右则分布有三路面东的纵队,每路14个,共计42个立射俑。方阵后则由两列面东的南北向横队组成。其中有一个身穿彩色鱼鳞甲、头戴鹖冠、双手拄剑的高级军吏俑。

    方阵中心部分的步兵俑作蹲跪式,而周围的步兵俑作立姿,这样的编列显然是弩兵的自身特点所决定。弓弩射击时,为了避免误伤本方人员,要求前无立兵。而且,弓、弩都不可能做到连续射击,在临战时也不过三发。为了弥补此不足,作战中必须前后相次,轮番射击,方能做到“弩不绝声,敌不薄我。”使进犯之敌无可乘之机,无法逼近,大大地增强对敌的杀伤力。因此,2号俑坑怒兵的编列,阵中张阵,而立姿、蹲姿弩兵相结合,二者一起一落,迭次交换,轮番射击。

    弩兵立射俑,左足前跨半步,双足略呈丁字形,左腿微拱,右腿后绷。从考古发掘资料看,手中并未握持兵器,仅仅是作出了持弩发射的动作。跪射俑的双手在胸前一上一下作持弓弩状,是射击的准备姿势。在军阵左后部的高级军吏俑,拄剑肃立。中级军吏俑,右手执物,左手前挥,似在发令。从弩兵单元的性质来看,这是一个习战的场面,是一幅生动的教战图。

    第二单元位于2号兵马俑坑的南半部,整个单元由东西向面东排列的八列战车纵队组成,每列八乘,共计六十四乘战车组成的一个规整的方阵。战车系单辕,木质,已遭火焚,仅留存残迹。战车前驾有和真马大小相似的陶马四匹,两骖两服。车后一字排列有御手俑、车左俑和车右俑。御手两臂向前平举,双手作控辔状,车左和车右俑一手持长柄兵器,一手作按车状,侧面倾耳,似在凝神听令。可以看出,整个战车单元是整装待发,准备迎战。2号坑出土的战车的前后也没有隶属步兵俑,八列战车每列八乘,正好两两相对,体现了双车编组的战车编列原则,为研究古代车战提供了新资料。

    第三单元位于2号兵马俑坑的中部,是由战车、步兵、骑兵组成的车、步、骑结合的长方形军阵。其中,19乘战车排成三路纵队,中间的一路有战车7乘,左、右两路各有战车6乘,而左侧的最后一乘为指挥车。战车成员由御手俑和车左、车右俑组成,指挥车上有高级军吏俑,及御手俑和车右俑。每乘车后部都有隶属步兵俑相随,一般是车后有8个步兵俑。为了加强指挥车的后卫力量,阵尾的五乘车有2832个隶属步兵俑。在阵尾还有8匹战骑。整个军阵,呈纵长方形,战车在前,徒兵在后,形成古代“先偏后伍”的鱼丽阵形。

    第四单元位于2号兵马俑坑的北侧,是由11列横队组成的长方形骑兵军阵。这个军阵包括战车6乘,鞍马108匹,骑兵俑108个。其中,第13列为战车,每列有战车3乘,第2、第4至第11列为骑兵,每列有骑兵三组12骑。每匹马前立有骑兵俑一个,右手牵拉马缰,左手作提弓状。整个骑兵军阵位于2号俑坑军阵的左侧,是整个军阵的侧翼。2号俑坑的骑兵是我国考古史上发现的时代最早的大批骑兵俑群。鞍马除无马镫外,其余鞍具齐全,说明当时的骑兵已是一支装备较齐全的独立兵种。

    纵观2号俑坑4个军阵,弩兵军阵位于左前方,为军阵的前角,战车、骑兵分列左右,中间是车、步、骑结合军阵。这种编列形式,是立足于各兵种的特点:据古代兵书记载,弩兵布阵时,一是作为前锋,二是处于两翼)三是环列四周,弩兵位于2号兵马俑坑军阵的前沿,恰与兵书所说契合,战车和骑兵为军之重兵。作战时,战车用以“陷坚阵,要强敌,遮走北”,骑兵则以便捷灵活而作为奇袭的机动兵。车、骑、弩三者的紧密结合,正如《孙膑兵法·八阵》所言,“易则多其车,险则多其骑,厄则多其弩”,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各兵种的战斗力。

    4个小阵有机组合而成的2号俑坑曲尺形军阵,是兵书所言的“方、圆、曲、直、锐”五种阵法中的曲形阵。弩兵位于左前方,成为军阵的前角;中间车、步、骑结合的长方阵的阵尾突出其后,成为军阵的后犄。整个军阵大阵套小阵,大营包小营,阵中有阵,营中有营,互相勾连。分而各为独立的作战单元,合而浑然一体,分合随机,灵活运用,将古代军阵的巧妙多变生动地再现了出来。

    3.肃穆井然的3号俑坑军阵

    秦俑3号坑位于1号坑西端的北侧,面积约520平方米,俑坑的建筑布局极为特殊,由车马房和南北厢房组成的平面呈“凹”字形。内部布局以正面的车马房为纵轴向南北两边对称展开,两侧以南北向的左右长廊相连。在两廊的中部两侧各连接一个厢房,北侧厢房呈东西向长方形。南侧厢房比较特殊,从东到西由过道、前厅和后室三部分组成。在车马房正中放一乘驷马车,有铠甲俑4件。北厢房两侧各立一排铠甲武士俑,共计22件,其中除东端的两件面东作守门状,其余20件均呈横向的面面相对。南侧长廊的东西两壁下,有两两相对的四个铠甲武士俑,南厢房中的34件铠甲武士俑也分为南北两部分相对站立。

    3号俑坑出土的68件 铠甲俑,除车后的4件陶俑外,其余均右手半握,曲时作持长兵器状。在3号俑坑中还出土了30件铜殳。殳是一种锤击的兵器,虽然列于战车上的五兵之一,但据文献记载,殳主要是卫队所持的仪卫性兵器。显然,这些陶俑应是持有长杆铜殳的殳仗队。3号俑坑内的殳仗队,是目前我国发现最早的殳仗仪卫的实物。

    此外,在3号俑坑南廊北口及北室东口都发现有木质门楣残迹,上面装有带舌的铜环,用以悬挂帐幕。在北厢房的地面上还发现了祭祀活动留下的残鹿角和动物骨胳的朽迹。

    从出土实物和遗迹看,3号俑坑既有指挥车,又有武士俑手持仪卫性兵器作夹道警卫式排列,还有祭祀活动的遗迹,显然有其特殊的军事地位和作用。《史记》载:“古者出征为将帅,……以幕帘为府署,或曰幕府。”军幕是行军或前线的指挥所,将帅于此处理军机大事,实施指挥。秦俑3号坑位于12号坑之后,三者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而3号兵马俑坑就是整个军阵的指挥部,即文献所称的幕府、军幕。

    此外,在1号兵马俑坑的中部北侧,2号与3号兵马俑坑之间,还发现了一个未建成的4号兵马俑坑。坑的北边及东、西两边的北段十分整齐、清晰,南部边界不明。坑内未发现砖铺地面、土隔梁、棚木等遗迹及陶俑、陶马等遗物。

    古代作战时军队的战术编制,一般分为左,中、右或前、中、后。如《史记·赵世家》记载赵武灵王二十一年攻中山时,“赵为右军,许钧为左军,公子章为中军,王并将之。”从兵马俑坑军阵的整体布局来看,1号俑坑属于右军,2号俑坑为左军,3号俑坑为军幕,而未建成的4号俑坑,应即是拟议中的中军,由于秦未农民起义,此坑被迫停建。


59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3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