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震惊世界的重大考古发现

    ——秦始皇陵兵马俑


(二)兵马俑的类别

    兵马俑坑出土的形体高大、神态逼真的陶俑、陶马,不仅容貌神态各具特色,其发式装束、武器装备也各不相同,为我们展示了一幅秦代陈兵布阵的生动画卷。

   1.陶俑

   兵马俑坑出土的陶俑,从兵种看,有步兵、车兵、骑兵等不同的类型;从职务看,有高级军吏俑、中级和下级军吏俑以及一般武士俑,陶俑的穿戴和兵器配备,也随职务和兵种的不同而迥然有异。

   1)步兵俑

   步兵俑是123号兵马俑坑内数量最多的兵种,总数约6000件。依据编制不同,可将俑坑内出土的步兵俑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附属于战车的隶属步兵俑,另一类是单独编制的独立步兵俑。若以装束的不同,可分为不穿铠甲的轻装步兵俑和穿铠甲的重装步兵俑;以职位高低分,则有一般战士和军吏两类。

    轻装步兵俑,俗称袍俑。这种俑装束轻便,不戴头盔,身上未披挂铠甲等防护装备,仅着软袍。此类俑多位于军阵前锋或四边(即阵表),因其行动轻捷,便于灵活调动,可出其不意地冲击敌军。如1号俑坑东端出土的轻装步兵俑,身穿长及膝部的交领右衽长襦,腰束革带,下身着长至膝盖的短裤,腿扎行縢,脚穿方口齐头翘尖浅履,履带紧紧系结于足腕,头上绾着圆丘形发髻。轻装步兵在西方兵史上是一种装备轻、自成兵种的步兵。古代西方的轻装步兵,一般只担负作战中的辅助任务,而不作为主力部队使用。就目前考古发掘资料来看,1号坑正面三排的前锋部队,皆着战袍,第25710过洞中的车前步兵及2号坑中的立射步兵俑,均属于轻装步兵。《史记·白起王翦列传》中有“秦出轻兵击之”的记载,说明秦时已有“轻兵”单独编列,自成体系,轻装步兵俑中还发现有具军吏身份的陶俑,这种陶俑目前只出土两件,一件为头戴单板长冠的下级军吏,另一件为头戴双板长冠的中级军吏。军吏俑的装束除冠饰外,与轻装士兵俑基本相同。

    重装步兵俑,也就是身穿铠甲步兵俑。此类俑数量最多,是当时步兵的主体,按其头饰装束的差异可大致分为圆髻铠甲俑、扁髻铠甲俑和介帻铠甲俑三类。圆髻铠甲俑的数量最多,共500多件。这种陶俑上身穿交领右衽齐膝长襦,腰束革带,外披褐黑色铠甲,下身穿短裤,腿扎行縢或着护腿,脚穿方口齐头翘尖履。头绾圆丘形发髻,髻上扎有橘红色发带。扁髻铠甲步兵俑的装束与圆髻铠甲俑近似,身穿长襦,外披铠甲,下着短裤,腿扎行縢,足蹬方口齐头翘尖履。唯其头饰比较别致,是将头发全部编成六股宽辫,反折后以发卡固定于脑后。这种扁髻发式,若长方板形,可能与头上准备戴盔有一定关系。目前虽未在秦俑坑出土的各类陶俑中发现有戴盔现象,但在古代文献中不难发现秦军戴盔的记载。如《左传》僖公三十三年(公元前627年),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胄”,即头盔。重装介 帻铠甲俑,主要出土于1号俑坑东端的第111号两个过洞内。这种俑亦身穿长襦,外披铠甲,胫着护腿或行縢,足蹬履或短靴。与其他铠甲俑不同的是,这种俑头绾圆形发髻,发髻立于头顶右侧,外罩圆形的介帻。介帻颜色多为红色,质地轻软,上部有一尖顶,下部齐及发际,将头发罩于介帻内。帻的下口有带系扎,使帻紧紧固着于头上。

    秦俑坑除普通士兵俑外,还出土有军吏俑。在军吏俑中,按不同的官阶,可分为高、中、低三种,官职高低的区别主要在于甲衣和冠饰的不同。

    高级军吏俑,俗称将军俑。这类俑出土数量最少。如2号坑步兵独立方阵左后角的将军俑,头梳扁髻,着双尾鹖冠,身穿双重长襦,外披彩色鱼鳞甲,双肩及前后胸甲上缀有彩色缨饰,下身着长裤,足穿方口齐头翘尖履。双手交垂于腹前作拄剑状。

    中级军吏俑出土数量较多。身穿长襦,外披镶彩色花边的前胸甲,以交叉的背带与甲衣相连。下穿长裤,足蹬翘尖履。头梳扁髻,戴双板长冠。

    低级军吏俑头梳扁髻,戴单板长冠,身穿长襦,外披铠甲,铠甲较细小,札数多,但没有彩色的甲缘。下身穿短裤,腿上扎行縢或缚护腿,足穿履或短靴。

    除此之外,步兵俑还有持弓弩的立射、跪射俑。

    立射俑目前发现了127个。这种俑均为轻装步兵俑,左足向左前斜出半步,双足略成丁字形,左腿微拱,右腿后绷,左臂向左半举,右臂横曲胸前,头和身体微向左转,昂首凝视左前方。《吴越春秋》载:“左足纵,右足横;左手若扶枝,右手若抱儿,右手发,左手不知,此正射持弩之道也。”秦俑坑出土的立射俑姿态与古代文献的记载基本吻合,说明秦代已形成了一整套弩兵射击的规范模式。

    2号兵马俑坑东端弩兵军阵中,还分布有160个跪射俑。跪射俑均身着铠甲,左腿蹲屈,右腿着地,右足竖起足尖抵地,臀坐于右足跟上。上身微向左侧转,两手在身体右侧一上一下作握弓弩状。在这种俑的附近伴出有铜镞、铜剑鞘首及木弓遗迹。立射俑和跪射俑的发现,为我们展现了古代弩兵作战的生动画面,为研究秦代的弩兵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2)车兵俑

    123号俑坑出土的战车,根据车上乘员和职掌的不同,可分为一般战士乘的战车、军吏乘的指挥车。每一类车上的车兵俑配备也有一定的区别,但大体而言,其战车上的陶俑可分为车左俑、车右俑和御手俑等。

    御手俑身穿长襦,外披铠甲,披膊长及腕部,手上还有护手甲,胫着护腿,颈上围有盆领,头上戴巾帻和长冠。双臂前举作牵引马缰状。“御以正马为政”,战车上御手的职责是驾驭车马,保证车马进退有节,安全奔驰。因而,在古代御者的选择和训练是十分严格的。《睡虎地秦墓竹简》中《秦律杂抄》云:“驾除四岁,不能驾御, 赀教者一盾;免,赏四岁繇戍。”说明秦时御者要经过长达四年的训练,过了四年如果仍不能驾车,要罚教习之人一盾。正是因为对御者的严格训练,才保证了古代车兵的战斗力。

    战车上的车左俑,身穿长襦,外披铠甲,胫着护腿,头戴中帻,左手持矛、戈、戟等长兵器,右手作按车状。车右俑的装束与车左俑相同,而姿势相反,即右手持长兵,左手作按车状。车左俑、车右俑是战车作战的主力,文献记载:“兵车之法,左人持弓,右人持矛,中人御。”“车左,左方主射,”“车右,勇力之士持戈矛以退敌”,说明车左、车右在兵器配置和作战职责上有着一定的区别。从秦俑坑战车遗迹周围发现的兵器看,秦代战车上的车左和车右均手持有戈、矛等格斗用长兵器及弓弩等致远兵器,说明战车上车左、车右的分工并不十分明确。在战车上,除了御手和车左、车右俑外,还发现有指挥作战的军吏俑。军吏有高低之分,负有作战指挥的职责。

    3)骑兵俑

    2号坑中,还发现了由116骑骑兵组成的骑兵长方阵,每匹马前立有牵马的骑兵俑一个,骑兵俑一手牵拉马缰,一手提弓,陶马背上塑鞍鞯,头上戴络头、衔、缰。俑和马的大小与真人、真马相似,生动地再现了秦始皇时代骑兵的真实形象,为我们提供了了解秦代骑兵的珍贵材料。

    2号兵马俑坑出土的骑兵俑,上身穿窄袖长及膝部的上衣,衣襟较小,双襟交掩于胸前。外披铠甲,铠甲较短,前片仅及腰际。腰束革带,下身穿紧口长裤。足蹬靴。头戴圆形皮帽,帽上有带扣系于下颔,以防马急驰时被风吹落。从骑兵俑的手势和附近出土的铜镞、弓等看,秦代的骑兵备有弓弩。据《睡虎地秦墓竹简》中《秦律杂抄》载:“先赋马,马备,乃粼从军者。”秦俑坑出土的骑兵俑,身高都在18米以上,体型匀称修长,神态机敏,英姿勃勃。反映出秦代的骑士是经过严格选拔,从大量士兵中挑选出来的。为了适应骑兵作战的具体需要,秦代的骑兵有一套不同于车兵和步兵的专门服饰,如骑兵俑头戴圆形小帽,上衣短小,下着长裤,正是为适应骑兵作战的实际需要。骑兵俑这些特征,反映出骑兵已成为秦国的一支重要的作战力量。

    2.陶马

    123号兵马俑坑内共有陶马600余匹,通过试掘和正式发掘已出土了近百匹。陶马可分为二种:即挽车之马和骑乘之鞍马。

    挽车之马身长2米左右,剪鬃缚尾,昂首,张口作嘶鸣状。四匹马共挽一辆战车。骑乘用的鞍马身长约2米,通首高172米,身涂枣红色、黑鬃、白蹄、剪鬃辫尾。马背上雕塑鞍垫,上缀八排粉红色鞍钉,鞍下衬绿色鞯。鞍上有扣带环绕马腹将鞍紧固于马背,鞍后有鞦攀于马臀,以防马鞍前移。

    秦俑坑出土的陶俑、陶马,不仅造型生动,有多种不同的类别,再现了秦代丰富多样的军种,为我们研究秦国军事史提供了翔实、丰富的资料。


84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4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