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等级森严的乘舆制度


    古代帝王车驾有一套銮驾制度,考古发掘中发现不少级别不同的车舆,反映出古代乘车中等级森严的制度。秦始皇自认为“德兼三皇,功过五帝”,在车制上进行了较大的改革,并形成一套制度。他一生五次出巡,车队浩浩荡荡。众多的车乘,有前导,有后卫,有护从,有伴驾,各按一定的礼仪紧紧相随。难怪项羽在看到秦始皇出巡车队路过浙江时,遂产生了“取而代之”的想法。刘邦在看到秦始皇威武壮观的出巡场面后,曾不由自主地发出“大丈夫当如此也”的感叹,刘邦夺得政权后,建立西汉王朝,形成自己的銮驾制度。但汉承秦制,西汉的銮驾制度是从秦演变而来的。

    秦朝皇帝乘坐的为金根车,其后有属车。金根车的规制比属车豪华,前驾6匹马。《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有“乘六马”的记载,《后汉书·舆服志》中也有“天子所御驾六,余皆驾四”的记载,充分说明当时秦始皇所乘之车驾有6马。之所以把皇帝乘之车称为金根车,是因为根是载养万物的,只有皇帝才配得上乘这种车,加之用金装饰,显得豪华富丽。金根车是秦始皇首创的,《中华古今注》云:“金根车,秦制也。秦并天下,因三代之舆服,谓殷得瑞山车,一曰金根,故因作金根之车,秦乃增饰而乘御焉。”

    关于金根车的形制,迄今未发现实物资料,在秦都咸阳城遗址上发现的壁画,也都四马驾车,而未发现六马驾车的,秦陵铜车马也是四马驾车,那么秦始皇陵园中会不会出现金根车呢?有待于今后的考古发掘来验证。

    比金根车次一等的是属车,即立车、安车,秦陵出土的铜车马即为安车和立车。属车又叫副车、贰车、佐车。蔡邕《独断》云:“古者诸侯贰车九乘,秦灭九国,兼其车服,大驾属车八十一乘,法驾半之。属车有皂盖,赤里,朱戈矛弩箙尚书御史所载。最后一乘悬豹尾,以前皆皮轩,虎皮为之也。”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秦始皇在统一全国后,对周代及以前的车舆制度进行了改革,实行了空前盛大的卤簿制度。

    《后汉书·舆服志》云:“汉承秦制……乘舆金根、安车、立车,轮皆朱斑重牙,贰轂两辖,金薄缨龙为舆倚较,文虎伏拭,龙首衔轭,左右吉阳立衡,榄文画翰,羽盖华蚤,建大旅,十有二游。画日月升龙,驾六马……五时车安、立亦皆如之。各如方色,马亦如之……所御驾六,余皆驾四,后从为副车”。从这段记载,我们可以看出汉代的乘舆是继承秦而来,车的装饰非常豪华。秦陵铜车马的出土可以验证以上记载并非虚妄。12号铜车马上使用众多的金银装饰件,铜马的络头、缰、项圈等大部分都用金银制成,另外在衡的两端、轭的顶端和双脚,轮轴的辔、辖、车伞部分的诸多盖弓帽等都是银质的。其中在2号铜车马的3642个零部件中,就有金饰件737件,银饰件983件。加上1号车的金银饰件共3400余件,约占两乘铜车马零件总数的50%以上,充分反映出这两乘铜车马的富丽华贵。

    唐人杜佑在《通典》中指出,汉以来皇帝的乘舆,“有青立车、青安车、赤立车、赤安车、黄立车、黄安车、白立车、白安车、黑立车、黑安车,合十乘,名为五时车”。所以,立、安两车为组,五色俱备,合为十乘,称为五时副车。秦陵出土的铜车马当是五时副车。

    秦始皇实行的銮驾制度,对后世特别是对汉代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乃至影响了整个中国封建社会。


37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4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