غĻ
(QuickWAP)

具齐全的挽控系统

 

    古代马如何驾车,御者如何驾驭车马,这是中外学者一直探讨的一个重要问题。但由于古文献记载过于简略,加之以往考古工作中发现的一些车马,多是木质,挽具又是绳索或皮革,出土时已朽。学者们虽苦干思索,仍难于找到令人信服的答案。秦陵铜车马的出土,为我们明确地解答了这一问题。

    秦陵铜车马是目前发现的最完善的系驾系统,它是采取轭式系驾方法。

    式系驾的主要挽具就是轭和勒,两服马颈上各负一轭,轭脚上连接一条单。轭呈鞍桥形,双肢扁平,双肢的内侧铸有看上去质感柔软的皮质类衬垫,以避免对马颈的损伤。轭的双肢未端套接蝉形的银钩,两钩之间连接一条革带形的扁铜条和一条由“25个铜节组成的较粗的铜索,古代称为颈,作用在于将马轭固定在马颈上。服马驾车时着力在于轭,其力的传递是通过两路实现的,一路通过轭传给衡辕,再通过辕传递给轴;另一路则通过,传递给轴。两 骖马各有一条单,分别系结于车舆底左右珍内侧的纵的后部。协助两服马拽车。

    每乘铜车马各有辔绳8条,每马2条。两骖马辔的系结方法相同,其外辔的前端系结于马口外侧的衔环和橛纽上,再穿过马背部上悬吊的铜环,而至御手处。左右 骖马内辔的前端分别系结于马口内侧的衔环和橛纽上,穿过络头颊革部位悬吊的一小银环,然后再从马脊部的内侧穿过达御手处。两服马辔的系结方法也完全相同,其内辔和外辔分别系结于马口两侧的衔环上,再分别穿过位于轭两侧衡上的两个环,再到御手处。8条辔绳有2条系于 轼前的上,有6条握在御手的左右手中,与《诗经》的记载“四牡孔阜,六辔在手”完全相同。

    为了能够使马驯服地听从指挥,安全拉车,在马口中置有衔、橛、等。衔通长13厘米,由两节构成,嵌于马口之中,两端各有一个椭圆形铜环,环内贯着银镳,镳作用在于防止衔从马口中滑出。铜橛的功能和衔一样,用于控驭烈性马。秦陵铜车马上的橛都用在骖马口中,长253厘米,呈圆棒形状,中间粗两端细,上面布满了乳钉形的钝刺。形状类似衔,由6节表面布满短小钝刺的球形及半球形零件串联而成,也是用在马口中的。

    缰是用在骖马身上的,由三段宽窄不同的链条组成,第一段为扁平形,长67厘米,宽22厘米,由30节近似方形的铜片用子母扣连接;第二段为窄长的链条;第三段为扁圆形的链条,这些链条均由金银质构件相间连接而成。 缰索的系结方法是第一段扁平形的链条曲成环形套于骖马的颈部,缰的另一端系结于服马的轭首和衡上。其作用是防止骖马脱离服马外逸,使左右骖马在左右服马的两侧始终保持适当的位置。如若内靠则逼于胁驱,向外逸则受缰的约束,这样可使四马各处其位,合力拉车。

    胁驱是为防止骖马内靠而设置的,其形状好像一只展翅和翘着长尾的飞鸟。尾呈扁圆柱体,未端有四个尖形的锥齿,首作鸟头形,系于左右服马的外胁。

    络头俗称马笼头,服马和骖马的络头基本相同。络头是用金当卢、金银节约、银环及金银节组成的链条编缀而成。

    铜车马就是依靠以上挽控系统把四匹马和车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使四匹马协力拉车。

 

 



43

备案号:陕ICP备18006223号-1

公安备案号: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08号

分享到:
在线:6036